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德甲柏林赫塔 > 穿越小說 > 顧少,你命中缺我! > 章節正文
第460章涼梔,你要相信我
顧少,你命中缺我!最新章節目錄    //www.vmoymt.com.cn/book/xiangcun44/284618/ 她知道溫時越巧言令色,這種情況下說那些話,即使是假話,以大伯和爸爸的謹慎也會小心行事。

    這個婚,想馬上結,怕是不可能了。

    她突然很懷念爺爺在的時候,如果爺爺還在,她跟溫時越,一定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吧。

    如果爺爺還在,他們也許已經結了婚,即使溫時越不愛她,也一定會對她特別好。

    未來,他們會有孩子出生,會是很幸福的一家。

    她愿意在這種所謂哪怕虛假的幸福中過一輩子,她愿意的。

    韓娉婷沉了口氣,看向自己的大伯和父親,說:“爸,大伯,對不起,你們考慮的很對,是我……是我太任性了,我聽從你們的安排,婚……暫時不結了……”

    韓文強看著女兒都哭了,很是心疼,說:“娉婷,別這樣,爸爸知道你是太喜歡阿越了……放心,顧少卿這人,也是不會允許自己的未婚妻心里還想著別的女人的,盛涼梔若真的想利用顧少卿報復阿越,無疑是在玩火,所以等過段時間,一切稍稍平息一點,我們再商量你跟阿越的婚事……!”

    韓文剛也說:“是啊,娉婷,你放心,我看顧海峰對這個盛涼梔是很不滿意的,估計她這個未婚妻的座位也坐不太久,顧少卿就算再喜歡她,又有多大機會可以迎她入門?我看著幾率很小,未來要么繼續當顧少卿的地下人,要么,就是分手的結局……分手不用說,壓根威脅不到你,就算成了地下人,到時候顧少卿娶了正經的妻子,自然有人幫你對付盛涼梔,你也可以高枕無憂的嫁給阿越,好好過日子了!”

    韓娉婷看著兩個長輩,心里滋味莫名,但盛涼梔,也就是余悠悠,對溫時越的感情,她其實也不太確定。

    但是有一點她卻是肯定的。

    余悠悠離開S市五年,現在回來,面對著被溫時越姐弟奪走的家,必然是要展開報復的。

    至少是要奪回的。

    她會接近顧少卿,跟顧少卿糾纏不清,也一定是為了這個目的。

    這種時候,她如果跟溫時越訂婚,的確會被連累。

    她其實不怕連累,但她不能拖累韓家和韓氏。

    因為如果韓家倒了,韓氏沒了,不管溫時越未來變成什么樣,都一定一定,不可能要她了。

    ……

    涼梔和顧少卿一起去了孤兒院,可巧信明月也在,她周五下午就過去了。

    看見兩個人來,特別高興。

    自然高興,顧少卿來,可就是來送錢的啊,那都是真金白銀的錢,不是虛的。

    中午一塊吃飯時,涼梔和信明月聊天,信明月性格開朗,人也很幽默,涼梔剩下的那點壞心情,瞬間全沒。

    信明月還為兩個人準備了訂婚禮物。

    倒不是什么特別的禮物,就是組織孤兒院的孩子們,為他倆長了一首歌。

    歌名叫:《今天你要嫁給我》。

    涼梔覺得信明月胡來,這才訂婚,還沒結婚呢,怎么就《今天你要嫁給我》了。

    信明月說:“按照顧少的速度,三個月訂婚,再過兩個月,你們差不多就可以結婚了,是吧,顧少?”

    顧少卿坐在一邊,微笑著看了一眼涼梔,點頭:“恩,是?!?

    信明月立馬說:“看吧看吧,我就說顧少已經計劃跟你結婚了,指不定現在腦子里已經開始預謀求婚了……”

    涼梔臉紅的輕咳一聲,怎么說呢?顧少卿此前還真的有意無意提起過幾次結婚的事兒……

    應該,不是完全開玩笑吧!

    正在這時,一陣手機鈴聲傳來,是顧少卿的手機。

    顧少卿起身道:“陳弈打來的,你們聊,我去接一下?!?

    涼梔點點頭,顧少卿就去了。

    信明月小聲問涼梔:“喂,顧少和那個猥……和那個陳先生,關系很好嗎?”

    涼梔道:“肯定的啊,不但他們關系好,他們家人之間的關系也好,好像小時候也是一起長大的……”

    信明月點點頭:“那肯定是關系好了,那么多年的情分……”

    涼梔眨眼睛:“你問這個做什么?”

    信明月道:“還能有什么???我就是覺得那個陳先生,不像是個好人,顧少應該離他遠一點,要知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別到時候他將顧少給教壞了……”

    涼梔輕咳一聲:“怎么會,陳先生他……挺好的??!”

    “好什么啊……”信明月說:“涼梔,你要相信我,我看人是很準的,這陳弈,真的有點問題,而且他開酒吧的,整天在那種燈紅酒綠的環境中,能不被影響點啥嗎?”

    涼梔說:“那個……也還好吧,我看他的酒吧挺正規的?!?

    “越是看起來正規,就越是有問題……你看言情里,亂七八糟的事情都是在酒吧發生,為什么???自然是大家都知道那里是很亂的場合啊……”

    涼梔不知道怎么說了,覺得信明月對陳弈的成見,似乎有點深??!

    涼梔緩了口呼吸,才說:“我覺得……應該沒有你想的那么差,你說的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許陳先生他……他被少卿帶一下,就好了呢!”

    信明月眨眨眼:“對哦,你這么說好像也有點道理……”

    涼梔干笑:“對啊……所以任何事情都有相對性,影響也是相互的啊……”

    信明月道:“就算是這樣,我覺得顧少還是少跟陳先生接觸吧,顧少這么大的腕兒,朋友肯定也很多,多跟一些正經人交朋友不好嗎?別忘了那個陳弈還有偷窺癖……”

    涼梔:“……”

    實在不知道怎么說了。

    就是覺得,有點兒對不起陳弈!

    而彼時,正在跟顧少卿打電話的陳弈,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噴嚏。

    顧少卿還以為他感冒了。

    陳弈道:“我哪里是感冒了,就是鼻子突然很癢……阿嚏……算了,我能跟你說的就只有這些,但現在的情況是,那溫時越都找到我這弈站門口了,還指明了要見我,我是去見,還是不見……”

    顧少卿微微瞇了瞇眼,目光看著不遠處的風景,片刻后淡淡說了四個字:“祝你好運?!?

    陳弈一怔,意思是:見嗎?!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現代都市情感:一伙風流多情的玩伴【連載完】   誘惑之道途   重生之超凡法坦   超級入殮師   悅農門 鄉村欲愛   鄉村活寡美人溝   嫂子的誘惑   丁二狗的獵艷人生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獵艷記   鄉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