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德甲柏林赫塔 > 科幻小說 > 無限英靈神座 > 章節正文
第五十三章萬劍一
無限英靈神座最新章節目錄    //www.vmoymt.com.cn/book/xiangcun46/100239/ 那老者面容枯槁、衣著樸素,但身上氣勢卻極為驚人,赤手空拳,竟是連斃魔教數人,最后更是拔起一顆巨大的松樹,揮舞著殺入了戰場的最中心,只見所過之處漫天皆是樹影,鋪天蓋地沖來,如洶涌澎湃的巨浪,又似永無止境的潮水,一波壓過一波,一浪高過一浪,追逐在青天之下,一山薄霧也似為之震顫,當真是所向披靡,無人可擋。.

    正圍攻著道玄幾人的毒神等人見狀臉色就是一肅,暗道這青云當真是臥虎藏龍,竟還有著這樣的高手,不過也沒太放在心上,依舊絞殺著道玄周圍幾人,畢竟老者再強也只有一人,道玄的誅仙劍陣才是大敵。

    而青云門眾人則是有些疑惑,不知自己門內何時出現了這樣一位高手,只有幾個資歷較高的長老、首座,看著那老者微微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見過一樣。

    可莫聞看著那老者卻是瞳孔一縮,卻是想起了原著中一位人物來,然后就見他臉色一陣變化,最后卻是一咬牙撲了上去。

    雖然現在他恨不得那位用誅仙劍劈死毒神那個老混蛋,但他更清楚,誅仙劍陣發動,第一個挨劈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噬魂棍閃著耀眼的青光,在所有人都被老者氣勢所涉,向后退去時,莫聞卻是逆流而上。

    砰的一聲巨響,莫聞整個人被打得橫飛了出去,而老者也是后退了數步,前進的勢頭第一次停了下來。手中的松樹也化為了一堆齏粉。

    “咦?太極清玄道?”那老者就是輕咦了一聲,上下打量了莫聞幾眼,眼中充滿了疑惑?!澳閌悄穆齙牡蘢?,年紀輕輕本事倒也不俗,但為何阻我?”

    但莫聞卻管不得許多,交手一個回合,莫聞就知道自己絕不是這老者對手,當年能與道玄齊名的人物,不是他一個步入上清境界的沒多久的人能攔住的。當即就沖著圍攻道玄的戰團那里一聲大喝。

    “師尊小心!他是萬劍一,他也能驅使誅仙劍陣!”

    此言一出,所有人臉色都是一變。

    萬劍一。三個字就像是一個夢魘一般,勾起了在場不少人的回憶,那個白衣如雪、縱橫天下、無人可擋的天才人物,蠻荒一役。單人只劍殺入大殿。御劍題書又長嘯離去的人杰。

    不過隨即這些見過萬劍一之人,眼中又升起了一絲疑惑,當年的萬劍一何等的英俊瀟灑,怎么百年不見就蒼老成了這個樣子,當真是眼前之人嗎?

    但總歸是有些人將一些東西刻在了骨子里,就見正和一魔教妖徒交手的水月大師就是一聲驚叫,拋下了對手,不管不顧地沖向了那老者。雙目微紅,大異往日的冷淡。那聲音中充滿了驚喜與酸楚,“萬師兄真的是你!你沒死!”

    而魔教這邊,蒼松臉色一陣蒼白,“這、這怎么可能,萬、萬師兄竟然沒死,可是當年我明明親眼見到、那我做的一切——不、不、這不可能!大膽狂徒,竟然敢冒充萬師兄,你居心何在!”

    說道最后,他竟然吼了出來,雙目一片血紅,看得一旁的魔教之人側目不已。

    為萬劍一乃是蒼松百年來的執念,為此他不惜背叛了養育自己的師門,暗算自己的師兄,此時萬劍一重生,他竟是無法接受。

    而鬼王宗,幽姬的眼中同樣閃過一絲驚喜,但隨即就又暗淡了下去,看著那個屹立在場中的老者,微微有些失望,在她心目中的萬劍一是那個仗劍縱橫,所向無敵的強者,而不是眼前這個佝僂的老人。

    百年前,她將一絲情絲系在了萬劍一身上,但那不是愛,只是被萬劍一的強大與豪邁所吸引,是一種憧憬,然后百年來不斷地美化,才有了幽姬對萬劍一的念念不忘,可此時見到了真人,她更多的是幻想破滅的失望。

    注意到周圍那些人或好奇、或詫異地注視,那老者卻是輕輕一嘆,那神態說不出的酸楚與凄苦,他看了莫聞一眼,自嘲地說道:“想不到老夫久不出事,卻還有小輩能一眼認出我這個老朽之人來,嘿,該說我當年闖下的名頭不小嗎?”

    但隨即這老者卻是長呼了一口氣,身子猛地拔高了少許,那佝僂的身姿竟忽然給人一種頂天立地之感,然后就見他猛然一聲大喝,“不錯!我老夫就是萬劍一,魔門的小崽子們竟然敢殺上通天峰,真當我青云門無人嗎?!”

    聲震百里,刺耳欲聾,那聲音、氣魄卻是說不出的豪邁,當著魔教數十人的面,萬劍一眼中卻滿是睥睨、滿是不屑,壓得所有魔徒都喘不過氣來。

    看著那熟悉的身影,氣魄,田不易眼睛就是一紅,仿佛又回到了百年之前,自己就是在那道身影身后,在蠻荒縱橫廝殺、快意恩仇,身體里憑空地就多了幾份力氣,不只是他如此,當年蠻荒一行的幾人和見識過萬劍一厲害的長老,都是身子一震,轉眼間士氣就是大振。

    “殺!”

    在眾位長老、首座地帶領下,青云門門徒這一瞬間的爆發甚至將魔教的高手壓制了下來,那瘋狂的模樣讓人心寒。

    而交戰之中,田不易也不忘對著林驚羽一聲高呼,“林師侄將斬龍劍交給萬師兄?”

    林驚羽就是一愣,雖事涉自己的生死,但也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就將劍朝著萬劍一擲去。

    “前輩接劍!”

    萬劍一一愣,看著那熟悉卻又陌生的東西,慢慢地伸出了雙手。

    那是一雙枯槁而蒼老的手掌,不知道經歷過幾多風霜,但它卻再一次接觸到堅硬而冰涼的劍柄,然后。握緊了它!

    一陣幽幽的鐘鼎聲。

    “嗆啷...”

    突地,原本黯淡的斬龍?;羧惶諂鷴堂?,盛放的光芒彷佛天際的驕陽。刺目而不能逼視!劍身顫動,仿佛激動地鳴叫,龍吟不絕,那震人心魄的聲音回蕩開去,直沖九天。

    萬劍一用手輕輕撫摸碧光大盛的斬龍,就如撫摸心愛的女子一般的溫柔。而斬龍劍則是呼嘯著,就好像與老友重逢一般激動。

    “老伙計。我們又見面了,沒想到有一天我們還能并肩作戰!”老者在洶涌澎湃的碧光中淡淡說道。

    話音才落,忽地只見碧芒瞬間爆發。整片空地剎那被綠色籠罩,幕天席地。在那銳嘯聲中,斬龍劍從老者手中飛馳而出,如電芒銳閃。疾沖而出。

    魔教眾人看著那老者氣勢如此之大。早就留心提防,此刻一聲呼喊,同時馭起法寶攻來,那密密麻麻的法寶卻是讓人看上去就是心中一悸,但不料那老者根本不理朝著自己襲來的法寶,斬龍?;鋈縞焦庵?,排山倒海直攻而來,整個人如一條長龍般殺入了魔教眾人之間。反手一劍就將一位魔徒連人帶法寶劈成了兩半,然后頭也不回地繼續向前沖殺。一時間整個戰場都被綠色浸染,鮮血飛濺、殘肢紛飛,萬劍一所過之處,竟無一合之敵。

    幾十位魔教高手,竟被萬劍一一人殺的膽戰心驚,氣勢再跌,就連毒神等人也為對方的威勢所攝,一時間回不過神來,畢竟萬劍一的可怕,他們比誰都清楚,當年青云門的雙驕,可是踏著魔教教眾的累累白骨而成名的。

    但這時就聽一聲冷哼,一個身影卻是撲了上去,直接就朝著萬劍一所化的綠色長龍撲去。

    頭頂上一面小鏡子發出淡淡的光暈,那人看著萬劍一排山倒海的攻勢卻是不閃也不退。

    砰!

    面對著那黃色的小罩子,削鐵如泥的斬龍劍卻是第一次無功而返,雖然僵持片刻之后,斬龍劍上青光大盛,將那護罩斬碎開來,但那攔著萬劍一的身影卻是早已飛到了一邊,安然無事。

    冷冷地看著周圍的魔徒一眼,莫聞就是一聲大喝。

    “怕什么!他只有一個人而已,還能殺了我們所有人不成!”

    看著莫聞那無懼的表情,魔徒們心中就是一安,算是恢復了一些事情,隨即想到自己這些人修道了幾百載反倒沒有一個二十出頭的孩子看得開,頓時臉色微紅,看向萬劍一的神色就是格外地不善,卻是起了拼命的心思。

    魔教之人好狠斗勇、殘酷無情,但也不是說這些家伙一點血性也沒有,百年前魔教那場大敗,幾乎是所有門人的恥辱,此次青云復仇之旅,可從來不缺敢拼命的家伙,他們連死都不怕了,還怕什么萬劍一!

    看著魔教眾人又凝聚起來的士氣,萬劍一眉頭微微一皺,看了莫聞一眼,卻是心中暗自升起了殺機。

    “不錯!大家一起上,殺了這老家伙!”

    這時毒神幾人也反應了過來,留下三妙夫人一人,玉陽子、鬼王、毒神三人齊齊朝著這里撲了過來,比起一個半死的道玄,顯然同樣能御使誅仙劍陣的萬劍一,威脅來的更大。

    看著撲來的魔教三大宗主,萬劍一卻是豪氣不減,戰龍劍碧光大盛,卻是先一步橫空斬去。

    “毒神,你個老不死的還敢出山,今日我就先見你一劍斬下,再看看你那些玩毒的徒子徒孫怎么蹦跶!”

    “鬼王宗新任的宗主是吧,不錯,比你前輩的本事強多了!”

    “還有長生堂的小丑,不窩在蠻荒圣殿,還敢出來,就不怕我再一把火燒了你們守的圣殿?”

    嘴中猖狂地大笑著,憑借著悍不畏死的殺伐攻勢,萬劍一竟然以一敵三也不落下風。

    這其中固然有魔教三人互相提防沒有用出全力,但也足以見其實力之高。

    只是見萬劍一被三人纏住,魔教之人都是松了一口氣,反手間將正道一方又壓入了下風,長此下去,敗亡乃是遲早的事情。

    被眾位門人?;ぴ諫硨?,道玄見狀就是眉頭一皺,只見他對一直趴在身邊的水麒麟說了些什么,后者忽的一聲咆哮巨吼,沖了出去,那勢頭猛烈之極。

    這等上古巨獸,其實力絕不在任何修道高人之下,這一番沖擊風聲凌厲,被打到那可不是開玩笑的,轉眼間圍攻道玄的圈子就被打出了一道缺口,然后就見水麒麟朝著萬劍一那里沖去。

    但就在這時,莫聞忽然閃身出現在水麒麟的面前,噬魂棒上青光一閃,一個巨大的太極八卦就出現在了水麒麟的面前。

    “給我回去!”

    巨大的八卦在水麒麟的爪下轟然破碎,但后者也被震退了回去。

    知道水麒麟過去會發生什么,莫聞卻是打定了注意要將它攔在這里,如果是全盛時期的靈獸,他或許還不是對手,但對方身中劇毒之后,他還是有幾分把握的。

    接下來的事情就如莫聞所預料的一般,水麒麟三番四次地突圍,卻是都被他擋了下來,這靈獸焦躁不安地來回跑動,卻絲毫奈何不了莫聞,尤其是當莽牯朱蛤和冰蠶出現在了莫聞肩膀上之后,感受到某種讓它吃過大虧的氣息之后,更是投鼠忌器,不敢再有絲毫的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至尊飄邈   閻王大人退散!   重生之囂張冷后   女媧后世   冷帝霸寵,妖后狠猖狂 鄉村欲愛   鄉村活寡美人溝   嫂子的誘惑   丁二狗的獵艷人生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獵艷記   鄉村排行榜